澳门赌城,欢迎您!

English服务热线:010-63265698

搜索

日本发力贸易谈判 经济伙伴贸易额占比从19%升至70%

      日本外务省一位负责国际贸易谈判的官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根据首相安倍晋三的构思,日本的增长战略要吸引海外经济活动,其中就包括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

      目前,日本与已经签署经济伙伴协定(EPA)或者自由贸易协定对象国的贸易额仅占日本对外贸易总额的19%。安倍内阁在2013年6月发布的日本复兴战略设定了一个目标,即要在2018年使这一比例达到70%。在安倍上台后,日本谈判、签订EPA的步伐明显加快。

      除了正在谈判中的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中日韩自贸区之外,日本还在进行一系列双边经济伙伴协定谈判。在日本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中,与自由贸易协定相关的比例正处于上升状态。

      目前,日本已经与新加坡、墨西哥、马来西亚、智利、泰国、印尼、文莱、东盟、菲律宾、瑞士、越南、印度、秘鲁、澳大利亚、蒙古国15个经济体签订了经济伙伴协定或者自由贸易协定。日本正在进行中的贸易谈判有9个,谈判对象包括加拿大、哥伦比亚、欧盟等。

      参与TPP谈判的国家没有正式时间表

      在日本目前进行的贸易谈判中,TPP无疑是重中之重。参与TPP谈判的12个国家,经济规模占世界经济总量将近40%,贸易规模也超过了全球贸易额的40%。TPP的目标是建立一个“面向21世纪、高标准、全面的自由贸易”的平台。始于2005年的这场谈判现在到了最后阶段的关键时刻,但最后阶段也是最艰难的阶段。

      自去年7月正式加入谈判以来,日本参与TPP谈判的时间已经一年有余。上述外务省官员表示,在经过一年的谈判之后,关于TPP的讨论更加成熟,日方希翼能够早日签订协议。

      为了便于加快TPP谈判决策,日本政府于去年成立了TPP政府对策本部,这一部门设在内阁官房,直属于首相。

      日本内阁官房TPP政府对策本部内阁审议官涩谷和久此前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在TPP谈判涉及的21个领域中,常识产权、国有企业和环境是三个难点,再加上各方在撤销关税方面的分歧,构成了TPP谈判目前的难点领域。

      涩谷和久说,TPP谈判已经在其他领域“基本达成一致”,但难点领域还要继续进行磋商,还有一段路要走。

      涩谷和久表示,目前参与谈判的国家没有正式的时间表,谈判会在达到完满时结束。但他同时透露,虽然没有正式的时间表,但是各方的目标是希翼在年底达成一致。“这是期待,不是正式的决定。”TPP谈判成员原本希望在去年年底完成谈判,但最终错过了最后期限。

      但如今看来,这个期待又要再次落空。今年11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北京举行期间,参与TPP谈判的成员国领导人在北京举行会谈。会后发布的首脑会谈声明对TPP在过去数月的谈判进展表示欢迎,并指示参与谈判的部长和谈判人员将完成谈判作为首要优先事项。值得注意的是,这份声明没有写入完成谈判的目标时间。随着TPP谈判在今年年底之前达成妥协的可能性越来越低,各成员国已经基本放弃在今年年底前达成协议的希望,转而争取在明年尽早完成谈判。

      对于参与谈判的亚洲国家而言,TPP涉及的国有企业改革是一大难题。美国希翼能对国有企业进行大幅改革,东盟国家则希翼能够有缓冲和例外。

      当日本作为第12个国家加入谈判时,TPP成员已经进行了多轮谈判。但涩谷表示,在日本加入谈判之时,关于规则制定的困难部分还未达成共识,因此日本在制定规则的过程中得以充分参与,并发挥了主导性作用。

      “TPP也并非说谈成之后就不做改动,它会是一个不断进化的协定。”涩谷和久说。TPP还将欢迎新的国家加入,但由于现有成员的谈判已经进展到一定程度,需要首先在它们中间达成一致之后再考虑吸取新的成员。

      TPP谈判现有成员中已经包括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和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涩谷和久说,如果中国想加入,日本持欢迎态度,“中国加入谈判的影响很大,这样TPP将包括世界前三大经济体。”

      日美僵局

      除了12个国家参与的全面谈判,TPP谈判成员也在双边层面展开了博弈,其中尤其以日本和美国之间的谈判格外受到关注。日美之间能否达成妥协被视为TPP谈判能否打破僵局的关键。

      日本和美国的双边谈判从去年10月开始。最初,日美各自阐述自己的立场,但双方立场像两条平行线,难以达成共识。今年4月奥巴马对日本的访问成为一个转折点。在奥巴马访日前后,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和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进行了密集的总计42小时的会谈,缩小了日美之间的分歧。

      “双方现在讨论的部分都不能轻而易举地达成,但已经有进步。”涩谷和久说。

      此前日美的双边磋商停留在需要如何达成一致的方向性讨论,现在已经开始讨论具体的数字。“双方开始拔河,具体数字是双方协议中最难的部分。”涩谷说。

      面对追求高度自由化和高水平的TPP协议,各国都有自己的难点领域。对美国来说,它的难点来自汽车领域,而日本方面则来自农产品。大米、小麦、牛猪肉、乳制品和白糖这五种农产品被日本列为需要保留关税的“圣域”。

      其中,美国汽车关税问题已经在去年达成一致,即美国最终会撤销汽车关税,但将缓冲期设为几年还需要讨论;农产品作为敏感产品是日本需要保护的对象,日方已经明确表示不会完全撤销这些农产品的关税,现在讨论的是将关税降低到何种程度。五种农产品也有难易之分,现在日本与美国进行的谈判中最难达成共识的部分是牛猪肉和乳制品的关税。

      日本国内正在对农业进行改革,日本当局希翼农业可以发展成为有更多出口的产业,在出口增加的情况下,TPP将发挥很大作用,但日本政府也意识到过度自由化也可能损害农民的利益,因此艰难地在两者之间寻找平衡。

      亚太自贸区建设

      与TPP同时推进的还包括中日韩自贸区和RCEP等贸易协定谈判。

      中日韩自贸区谈判于2012年11月正式启动。11月24日至28日,中日韩自贸区第六轮谈判在日本东京举行。中国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此前表示,中韩自贸区实质性谈判的结束有助于中日韩三国自贸区取得进展。

      目前参与谈判的三方希翼能够中日韩自贸区早于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签署。按照计划,RCEP谈判将在2015年底前结束谈判。

      上述日本外务省官员表示,对日本来说,中国是第一大、韩国是第三大贸易伙伴,因此达成中日韩自贸区协定对日本贸易是非常重要的课题。同时中日韩自贸区的达成对经济关系密切的三国也将带来好处。

      这名官员坦言,政治可能会影响到经济问题,但日本仍希翼与中韩保持密切的经济联系,并早日达成协定。

      但无论是TPP、RCEP还是中日韩自贸区,它们还有一个更大的目标,即推动亚太自贸区(FTAAP)的形成。上述外务省官员表示,亚太自贸区是一个大的目标,TPP作为全方位的经济合作协议相信会成为模板。

      这位贸易谈判官员预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APEC成员加入TPP。“目前大部分APEC成员都参与了TPP谈判,TPP谈判的12个国家可能扩充至更大范围。TPP再加上其他自由贸易协定,可以发展成为亚太自贸区。”

      亚太自贸区建设在今年北京举行的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已经迈出重要一步。会议作出了启动亚太自贸区进程的决定,批准了《APEC推动实现亚太自由贸易区路线图》,通过实施路线图,在完成现有路径基础上建成亚太自贸区。

返回列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