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城,欢迎您!

English服务热线:010-63265698

搜索

“童话王国”的绿色征程:丹麦计划2050彻底告别化石能源

沿着丹麦首都哥本哈根的KalvebodBrygge大道漫步,大约两个小时就可以从这座城市的最南端走到最北端。哥本哈根面积不大,被两条河流夹在中间,地形像极了纺线的沙锤,而这条大道就位于城市的最右侧。

一路走过,途经著名的新港,再穿过住着丹麦女王的阿美琳堡王宫,最后便到达小美人鱼雕像所在的地方。沿途的马路上大多是各式的小排量汽车和公交车,而那些成群结对骑着自行车的丹麦人让你感觉亲切如回到了上世纪80年代的中国。“低碳”,你不由得感慨。

IverHjNielsen是地地道道的丹麦人,在哥本哈根市居住了30多年。他是丹麦绿色国度(StateofGreen-Denmark)组织的高级推广总监。该组织由丹麦政府、丹麦工业联合会、丹麦能源协会、丹麦农业与食品委员会以及丹麦风能工业协会共同成立,旨在促进丹麦经验的国际推广。

Nielsen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很自豪也很感恩,因为大家生活在童话王国里。”而Nielsen所指的童话王国,并不仅仅是指诞生安徒生童话的国度,还代表着丹麦在绿色能源方面缔造的全球领先奇迹。

丹麦的2050计划:100%可再生能源和绿色交通

对于哥本哈根来说,清洁能源就是其近几十年来发展的根基,而这座城市也一直站在全球减排的风口浪尖:从1995年至今,哥本哈根的碳排放量已减少了逾40%。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制定新的发展目标并立法推进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

丹麦能源企业DongEnergy可再生能源技术部总监JrnScharlingHolm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先容说,在2009年,哥本哈根市通过了《哥本哈根2025年气候规划》,提出分两步建成碳中和城市:首先,到2015年使该市碳排放量比2005年减少20%,这一目标目前已提前实现;其次,是到2025年实现零排放。

“除了陆上的火力发电,丹麦的海上风电也属于世界一流水平,这将进一步确保哥本哈根成为世界上第一个碳中和首都。”Holm谈道。

实际上,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丹麦约93%的能源消费需要依赖进口。但70年代的两次世界石油危机让这个北欧小国逐渐意识到能源自己自足的重要性。从那时起,丹麦开始尝试改变过去依赖于传统能源的模式,在能源消费结构上努力实现从“依赖型”向“自力型”转变。

从1980年起,丹麦掀起了两次能源革命,把发展低碳经济置于国家战略高度,并制定了适合本国国情的能源发展战略。随后,丹麦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来推动零碳经济,例如:利用财政补贴和价格激励;推动可再生能源进入市场,包括对“绿色”用电和近海风电的定价优惠;对生物质能发电采取财政补贴激励等。

在制定了一系列低碳经济发展政策后,丹麦政府又进一步加强立法来巩固既定政策的实施。

自1993年通过环境税收改革的决议以来,丹麦逐渐形成了以能源税为核心,包括水、垃圾、废水、塑料袋等16种税收的环境税体制,具体举措则包括从2008年开始提高现有的二氧化碳税和从2010年开始实施新的氮氧化物税标准。与此同时,丹麦政府也对节能环保的产业与行为进行税收减免。

一系列举措收效明显。从1980年至今,丹麦的经济累计增长了78%,能源消耗总量增长却几乎是零,二氧化碳气体排放量反而降低了13%。丹麦的绿色经验也向世界证明:提高GDP和改善人民生活水平,并不意味着要消耗更多能源。

现在,丹麦又雄心勃勃地提出了其2050年发展计划——到2050年,丹麦全国要完全摆脱对化石能源的依赖,100%使用可再生能源。

“要实现这一目标,首先要做到减少化石能源消耗;其次,要更加高效地利用能源,并更多地利用生物质能和风能。大家相信,通过努力,这一造福后人的工程完全有可能实现。”Holm谈道。

公私合营模式打造“零碳”世界

长期以来,公私部门和社会各界之间的有效合作(Public-PrivatePartnership)是丹麦绿色发展战略的基础。在发展绿色大型项目时,在商业中融合自上而下的政策和自下而上的解决方案,有效地促进了领先企业、投资人和公共组织在绿色经济增长中取长补短,更高效地实现公益目标。

在这一领域,最为代表性的案例就是森讷堡的“零碳项目”,而该项目最重要的一方便是森讷堡的本地企业丹佛斯(Danfoss)。

2007年,由丹佛斯企业倡导发起,森讷堡市政府、北欧联合银行基金、丹麦能源机构、以及包括丹佛斯在内的数家当地企业共同创建了森讷堡“零碳项目”,目标是在2029年之前,通过提高能效并改变能源结构,将森讷堡地区建设成零碳社区。

“在丹麦,大家十分注重公私合营的战略,因为一方面可以利用企业的技术优势建设‘零碳’城市,另一方面又能帮助本地企业发展,创造更多的工作以及能够向外展现企业究竟能够做什么。”森讷堡市市长艾斯·尼葛德(AaseNyegaard)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曾表示。

而属于森讷堡的全丹麦最大企业丹佛斯也在这种模式之下,寻找到了新的商业机会——重塑区域能源(DistrictEnergy)。

“在森讷堡甚至整个丹麦都大量采取了区域能源战略,并取得了成功,然而这种成功是可以复制的。而丹佛斯不再仅仅单纯提供节能产品,将扩大至提供能源解决方案,并全面布局新兴国家市场。”丹佛斯区域能源部总裁拉斯·特威(LarsTveen)在2014全球绿色增长论坛(3GF)期间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

据特威先容,由丹佛斯创立的针对整座城市的区域能源解决方案,在中国的鞍山市得到了很好地实现。

特威称,鞍山项目的目的是建立一条利用钢厂余热和其他热源的传输管线,替代绝大部分供暖和生活热水燃煤或电热锅炉。项目第一阶段(2014-2015年)的目标是建成管道系统、首个紧邻鞍钢的供热主站。在这一阶段,项目可利用余热产能达200MW,节煤量达到173,000吨/年,CO2减排量289,000吨/年。而项目持续建设,当可利用余热产能达2000MW时,每年可节煤120万吨,CO2减排量可达200万吨/年。

“更重要的是,利用工业余热供热的模式在中国很多城市可以推广,这起到了很好的示范作用。通过利用城市拥有的炼钢企业或类似余热,将对中国的生态城镇化建设进程做出巨大的贡献。”特威谈道。

中丹能源交流合作收效明显

今年12月初,哥本哈根市市长FrankJensen对北京进行了为期四天的访问,随行的还有丹麦20多家环保领域的绿色企业与机构组成的商务代表团,旨在进一步促进两座城市间的友好合作。

Jensen表示,哥本哈根的经验和丹麦在环保领域的先进技术可为中国在节能减排、气候适应等方面提供解决方案,他同时期待和中国展开更多合作。

“中丹两国的合作为哥本哈根实现2025年目标作出了重要贡献,比如早在2013年,已经有部分中国比亚迪(行情,问诊)汽车企业的电动公交车在哥本哈根交通系统进行初步测试,并且预计于2015年底正式在哥本哈根投入应用。”Jensen说。

而与丹麦的发展战略相类似,中国目前也已开始了自己的2050可再生能源发展路线研究。

中国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琦此前在哥本哈根举行的2014年全球绿色增长论坛(3GF)上表示,在发展可再生能源的过程中,中国一直学习借鉴丹麦的做法,并受到了丹麦能源转型战略,即2050年完全摆脱化石能源消费目标的鼓舞和启发。

刘琦称,为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中国还将采取更加积极的政策和措施。

“一是认真做好2050年可再生能源发展路线图的研究,为制定中长期能源转型发展目标提供支撑;二是开展大型可再生能源基地和远距离输电线路建设,为大规模开发和配置可再生能源打下基础;三是加快推进新能源示范城市、绿色能源示范县及新能源微电网等示范项目建设,推动在终端用能环节替代化石能源消费。”刘琦谈道。

事实上,中丹两国间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一直有着良好的合作。

据了解,早在2006年,丹麦就已支撑中国开展了风能资源评价、风电项目规划、风电并网能力建设等项目;2009年,中丹双方又启动了中丹可再生能源发展项目,以促进两国产业技术创新。

2012年,中国国家可再生能源中心在北京成立。该中心与丹麦国家能源署合作,通过学习借鉴丹麦的模型方法和经验,开展了中国2050年可再生能源高比例发展的情景研究。

在中丹项目框架下,两国企业和机构开展了多项技术创新和合作,包括可再生能源设备检测,并网输电,区域供热等多个领域。

在今年9月的夏季达沃斯论坛期间,天津能源投资集团有限企业与丹麦维斯塔斯、诺和诺德、诺维信三家企业共同签署了绿色购电项目合作备忘录。根据备忘录,签署各方将携手建立一个装机规模为50兆瓦的风力发电厂,产出的绿色能源将主要用于满足“诺维信”和“诺和诺德”这两家企业的生产需要。

出席签约仪式的丹麦首相托宁·施密特表示,她很欣喜地看到,小规模的风电产业正逐步发展成为如今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智能化绿色产业。她认为,中丹两国在绿色能源领域的合作潜力巨大。

返回列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