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城,欢迎您!

English服务热线:010-63265698

搜索

钢市看点: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钢铁机会

      近日,国土资源部副部长胡存智对媒体证实,国务院最近已成立“京津冀协同发展领导小组”和相应办公室。至此,从今年初以来,政府将京津冀协同发展升级为一个重大的国家发展战略,三地一体化的进程又向前迈进了一步。

     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四届八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暨劳模表彰大会上,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院长李新创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京津冀协同发展对我国的钢铁行业必然带来重大影响,而且,京津冀协同发展不仅仅是解决环保和过剩落后产能等问题,而是更高层次,比如说钢铁工业如何在京津冀协同发展政策下继续发展的问题。”

     京津冀协同发展这一政策提出已有近半年时间,在这期间,三地相关的钢铁企业都积极抓住这一机遇“步步为营”,谋求更好的发展。

      协同发展形成新的“增长极”

      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王大勇在接受《中国冶金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过程中,像装备制造业,尤其是先进、高端装备制造业如果逐渐转移到河北,肯定能与河北省互利共赢。随着下游用钢产业的转型升级,也必然会带来新的钢铁需求。这个新的需求肯定会促进上游原材料工业,包括钢铁工业的发展,从而促进钢铁工业的转型升级。

      他还表示,在协同发展过程中,相关制造业向河北的转移,应该是非常合理的,也是符合科学发展的。河北的地域比较广阔,空间大,容量大,又在沿海,同时还是一个巨大的原料市场,再加上人力资源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将京津的科技资源,和下游产业的资源、智力等要素结合起来就会产生更好的效益。

      对此,河北新武安钢铁集团董事长万喜河就给记者举了一例:“近来,河北永诚焊接新材料股份有限企业与天津的焊材企业金桥达成了战略合作,这是协同的典型。永城是做焊接钢的,给下游企业供原料,双方之后还达成了深入合作的意向。”

      万喜河说,京津冀协同发展是河北钢铁企业发展的一个机遇,钢铁行业的发展需要打开市场,北京和天津都是比较大的市场,利用这个机会,大家都能受益。

      王大勇认为,京津冀三地如果能够借此机会形成协同发展、优势互补的话就将形成一个新的“增长极”,但这还需要时间来培养。

      各有所长 发挥区域优势

      在京津冀这三地中,北京未来将继续发挥其学问、政治、科教和国际交往中心,经济、金融的决策和管理中心的作用;天津作为直辖市,环渤海地区经济中心、北方航运中心也具有其独特的海洋经济优势和工商业与制造业的基础;河北在三地当中则以第二产业见长,其在协同发展进程中将主要以承接京津两地的产业转移为主。

      一位业内专家称:“首钢搬迁到曹妃甸,应该是属于京津冀协同发展最好的一个例子。唐山作为一个重工业城市,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过程当中,则更应该将这一地区优势发挥出来。”

      地处唐山的曹妃甸具有其得天独厚的优势。曹妃甸拥有港口资源;域内天然气储量丰富能为产业聚集提供清洁的燃料能源;拥有大面积的滩涂,规划开发建设不需占用耕地,且价格优势明显;还有税收等方面的政策优势。北京市与河北省2013年~2015年合作框架协议明确提出,要把北京的一些重型装备制造产业转移到曹妃甸。

      6月底,北京市委书记郭金龙和市长王安顺率代表团考察曹妃甸,这表明京曹’的合作已经进入到一个实质性的推进阶段。相比天津,河北在腹地空间等要大,曹妃甸在承接产业转移方面的优势是很多的,比如,土地、税费政策,整体对工业的容量,最主要的是曹妃甸完全有能力成为北京的出海口。

      此外,曹妃甸已经按照区位和功能不同划分了很多不同的园区。比如,钢铁电力园区,重点发展精品钢铁等产业,该园区还初步形成了以首钢为代表的循环产业链(首钢基本做到了零排放,高炉煤气用于发电,排出的废渣作为冀东水泥厂的原料和添加剂,煤焦油进行深加工处理)。

      环境保护,削减过剩在行动

      作为钢铁生产大省,河北的钢铁企业在污染、雾霾等问题方面是被诟病的焦点,同样在整个行业产能过剩的背景下,河北3亿吨的产能也亟须削减过剩和淘汰落后。

      王大勇对记者说:“钢铁行业在污染治理方面当然要承担很重要的责任。去年,河北省打响了工业转型升级和环境治理的攻坚战。其中,对钢铁行业的治理力度是空前的。河北省冶金行业协会在河北相关环保部门的支撑下,对河北重点钢企制订了环境污染治理整改方案,并将对这些企业进行验收。据不完全统计,相关环境污染整改治理的项目现在大概是1072项,环保投入69.1亿元,这中间的相关工作也结合了钢铁行业规范条件。”

      他进一步表示:“河北相关环保监管的力度也比以前大,例如,现在钢企基本100%在线监测,河北还组织零点行动’防止晚上偷排,环保部门用无人机在厂区上空探测。与此同时,现在河北省制定了钢铁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从去年12月1日开始,按照最严格的标准实行。目前,不合格的企业正在进行进一步的加强整改,以争取在今年9月底前整改到位。”

      随着河北省相关环保政策的加压,环保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万喜河说:“现在从科学技术的角度看,钢企把环保作好是完全可能的,从武安的情况看,目前环境的变化已经非常明显。河北钢企特别多,排放总量就不好控制,因此河北省将相关标准予以提高。”

      虽然包括河北在内的钢企都面临资金紧张和经营困难的局面,但是万喜河坦言:“钢企不能因为现在效益不好,就推脱环保责任,前些年钢企挣钱的时候,环保也做得不是很好;企业总而言之是为社会做效益的,社会责任是不能动摇的。”

      在削减过剩产能方面,万喜河对《中国冶金报》记者表示:“根据现在的行情,企业是一定会削减的。一方面,通过市场的调节;另一方面,通过行政手段,政府采取一些措施。但是,这需要一个过程,不能太指标化。比如,企业被强制关闭了一个炉子,整个的产能就不匹配了,整个损失就大了,再有就是职工安置的问题。”

      “合纵”“连横”的机会显现

      京津冀协同发展政策出台之时,业内有观点认为,该政策使得三地之间会出现跨省市和跨行业的企业兼并重组。对此,《中国冶金报》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行业领导和企业人士对此看法均比较积极。

      王大勇表示:“在国际上,真正的钢企重组并不是单一企业或者一个地区的整合。特别是我国幅员辽阔,各地市场差异较大,下游细分市场很多。因此,重组并购后的企业应当是既要贴近资源,交通运输方便,又要贴近市场和用户,而且要满足变化的、不同的消费群体或用户的需求。”

      “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背景下,进行重组的企业一定是有差异化的,要考虑到市场布局、产品布局、深加工布局,包括产业链延伸,重组不仅仅是钢企之间,还可以考虑物流企业、金融企业、资源企业的混合型整合。跨行业跨地区的企业重组整合可能会导致服务更直接、更深入,从而增强竞争力,满足消费者的需求,创造经济效益。”王大勇说。

      对此,万喜河也认为“合纵”的可能性更大:“京津冀协调发展对钢企的合并重组影响不会特别大,但会起到一定的作用。因为北京、天津的下游企业较多,钢企较少。现在国家也在鼓励跨地区、跨行业进行重组,如果有更多的合作,整合就是好事。”

返回列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